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它

字体:    

中国成国外干细胞移植热门地点

来源:来源: 南方都市报   时间:2010-02-22   阅读数:1777   编辑:lz


  “干细胞旅游业”——一个听上去有些奇怪的名词——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外国患者所追捧,而中国是最热门的选择。

  自2001年以后,数以千计的外国患者旅行到中国,寻求接受未经批准、在他们国家没有的干细胞治疗,每人花费20万到30万人民币不等。而这些能做干细胞治疗的中国医院大多分布在风光明媚的旅游城市,如青岛、杭州、海口,而北京、上海、深圳这种一线大城市也是外国病人青睐之处。看护、翻译、康复治疗等一系列相关产业也先后加入干细胞旅游业的产业链中。

  与干细胞产业链的迅猛发展相比,相关监管则显得有些“落伍”。2009年5月1日,卫生部颁布的《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办法》正式生效,该办法将自体干细胞和免疫细胞治疗技术、人异体干细胞移植技术纳入第三类医疗技术管理,并规定开展相关临床应用的医疗机构报卫生部审批,但具体的审批标准以及报批的部门均没有进一步细化。

  一方面,干细胞移植的疗效在学术上未获认证;另一方面,并无立法禁止,也没有相关细则管理。中国干细胞旅游业犹如驶入一条无路障的高速路,从事干细胞治疗开发的生物医药公司和医院觉得可以抓住先机,领先于世界;也有科学家和生命伦理学家担忧,走得越快,会否摔得越重。

  一种新药要进行临床试验,尚且要经过好几年的观察,要卫生部层层审批。一种新式治疗手段这么快就被推出市场,那就很有可能是一种赶时髦,一种投机。

  

  ——— 国内生命伦理学权威、联合国阿维森纳科学伦理奖获得者邱仁宗教授

  病人们等不及,处于绝望中的病人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丝希望。我们凭什么能获得国际市场?凭的是我们在临床上积累了大量病例,真正地为病人解决问题

  ——— 中国最大的干细胞疗法中心、深圳北科公司董事长胡祥如此解读干细胞移植治疗的中国速度

  “外国有好多病人来做(干细胞移植),不是因为中国技术先进,而是我们这里有很多法律漏洞。现在就急着开展临床治疗,没有效果可能就是最好的效果。难道等有人被治死,出了医疗事故,才来管理?”

  ——— 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院长裴端卿

  罗斯(rossc rym ble)随身带的那张照片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因触摸过多而泛起微黄的污渍。照片上穿着t恤衫和牛仔裤的罗斯,胳膊上的肌肉隔着衣服也是轮廓分明的,手上戴着摩托车手套。远处几个同样年轻的姑娘满是仰慕地向他投来目光。照片拍摄于7年前,那会他刚过18岁没多久,这个酷爱开摩托车的消防员所看到的世界还是五彩斑斓的。

  没过多久,他的摩托车在家乡南非撞上了一辆小货车,罗斯脊椎严重受损,一小块碎片飞进了他的大脑,阻断了部分的视神经。他行动、说话从此不再协调,眼睛只能分辨黑白两色。

  “去年7月,我在英国的外祖母给我寄了一份报纸做生日礼物。报纸上说,有几个外国病人在中国用干细胞治疗脊髓损伤获得了不错的效果,我联系好广州的医院,就飞过来了。”

  整个2月,罗斯将在广东省中医院大学城分院里接受为期一个月的干细胞移植治疗。流程通常是这样的:中国医生将一根针插入病人的脊髓,注入从脐带血中分离出的干细胞,而这一针(医院称之为干细胞移植)收费一万元人民币。中国如今有超过200家医院提供类似的干细胞治疗,他们要实现没有任何发达国家医生眼下敢承诺的事情:给罗斯以希望,让他恢复视力,行动便利,重新骑上摩托车驰骋公路。

  根据这些医院或医疗机构在网上的宣传,他们能治疗的疾病超过20种,其中以神经系统疾病为主,包括脑瘫,肌营养不良,脊椎损伤,运动神经元病,中风后遗症,视神经萎缩,自闭症等。当中大部分目前都是不治之症,而现有获得国际公认的治疗方法只能延缓其恶化,并不能使其往良性方向发展。与传统疗法相比,这些机构提供的案例疗效堪称“奇迹”:脑瘫儿可以流畅说话、盲人恢复视力考到了驾照。

  2010年1月,加拿大多伦多大学m claughlin-rotm an全球卫生中心(m rc)在英国《再生医学》发表研究报告提到了“干细胞旅游业”(stem cell tourism )的概念。m rc访问了近50位中国科学家、决策者、医生和企业负责人,作者多米尼克·麦克马洪博士(dom iniquem cm ahon)告诉南都记者,干细胞旅游业在印度、巴西、俄罗斯、墨西哥、多米尼加、哥斯达黎加等国均有迹可循,但中国是最热门的选择。“尽管这些疗法缺乏可行的临床试验证据和学术论文,干细胞旅游业依然被越来越多的外国患者所追捧。”

  “当你深入研究中国干细胞问题的时候,你就会看到一个强大的科学集团的阴阳两面。”m rc的主任辛革博士(singer)说。

  

  欢迎到中国来!

  深圳北科公司和超过20家内地医院合作开展“细胞康复门诊”,北京西山医院则特别辟出一层做涉外移植治疗

  “干细胞制造奇迹需要证据吗?”

  2007年9月,美国《乔布城环球报》(joplingg lobe)发表了一篇名为《绝处逢生》(in ourview:h opew herenoneexisted)的报道,文章开篇第一句就将干细胞治疗定性为“奇迹”。新闻讲述了一个叫rylea barlett的六岁小女孩,先天失明,是年来到杭州,接受了深圳北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科)的干细胞治疗后,对光有了反应,能看到亲人的脸,甚至能看到视力表上的“e”字。

  乔布城,是密苏里州西南部碧玉郡最大的城市,人口约为5万左右,即使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也有很多不知道这个盛产锌的小城市,而《乔布城环球报》是一家雇有45个记者的社区报纸。可这样一篇本地新闻,在社区文化盛行的美国,传播迅速,尤其是在病友圈里。一名来自佛罗里达州夏洛特郡的两岁盲童punta g orda同样在中国接受了北科的干细胞脐带血移植治疗,事后他被指可以看得清膝盖。他的祖母在夏洛特郡组织了一次民间集会,邀请了r ylea barlett家庭现身说法,来自新泽西州、乔治亚州和佛罗里达西南部其他地方的家长纷纷跑到夏洛特郡,希望为失明的孩子寻找一条出路。

  网络的力量更是无穷。在“干细胞中国”(w w w .stem cellschina.com )网站里,各类病人都在博客里陈述自己到中国接受干细胞治疗后,获得了满意的效果。他们来自美国、英国、日本甚至约旦、巴基斯坦。作为该网站的持有者,北科每天都收到上百封邮件,询问到中国治疗的详情。

  深圳的北科公司是中国最大的干细胞疗法中心,他们和超过20家内地医院合作开展“细胞康复门诊”,在印度、日本、巴拿马等国也有合作的医疗机构。北科董事长胡祥接受南都采访时表示,他们迄今已经治疗了6000多位患者,包括40多个国家的500多名外国人。

  “在国外的推广,我们有自己的网站,把案例放上去,同时鼓励患者写博客,不管成功的还是失败的,或是他们对中国的感受。我们在国外也有代理机构,甚至曾经是我们的病人在中国接受完治疗后,就要做我们的代理,还有自愿做推广的。”生物学博士出身的胡祥一直强调一个商业概念———渠道为王。他说:“如果中国公司真能完成全球的渠道建设,中国公司未来在再生医学和干细胞领域里领先世界并不是简单的发一两篇文章,而是像现在强生制药一样,以占领渠道之势领先世界。”

  除了北科的合作医院外,另一家名气颇大的中国干细胞旅游医疗机构是北京西山医院的神经再生和功能重建研究所。该门诊以黄红云医生为首,主打以嗅鞘细胞(嗅神经外面的细胞,存在于人类的鼻黏膜、嗅球等处,有帮助损伤的断裂神经修复和再生的功能)移植治疗神经系统疾病,外国病人都是冲着黄红云的名声而来。而西山医院特别辟出一层给黄红云做涉外病房,和北科的病房一样,配有独立洗手间的单人病房、自助洗衣房、厨房、休息室一应俱全,到处都有外国病人和医生护士的合照以及各国国旗。北科的休息室还在最显眼的地方挂了多面用英文写的中式大红锦旗,上面写着感谢中国干细胞治疗的话。收费标准方面,以一个月的疗程为例,西山医院收费6万,而和北科合作的广东省中医院则收费十几万。

  63岁的d ougm cg uiness曾经是一家室内空气质量检测公司的总裁,生活在佛罗里达州小城坦帕。他患有一种运动神经元病———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a ls)。

  对于a ls,医学界目前并不能提供有效的治疗策略。2004年,他从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 bs)节目看到黄红云开展嗅鞘细胞移植治疗的报道,心动不已。

  2003年10月,时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朝阳医院神经外二科主任的黄及其同事在《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上发表论文,报告100多名患者的细胞移植治疗结果。此后,路透社、美联社、英国广播公司(bbc)等境外媒体也争相报道其手术。而境外媒体的密集报道为他带来了更多的外国患者。

  2005年3月,m cg uiness飞赴北京找到黄红云,进行首次细胞移植手术。此后每年春天,他都来到黄红云处接受细胞移植,然后期待在夏天回到高尔夫球场。“我知道这不能彻底治好我的病,但是只要能让我能握住高尔夫球杆不发抖,我就满足了,即使在冬天又变回老样子也没关系。”来源: 南方都市报